大橙子

爱楚轩,爱无限
爱孙翔,吃周翔
爱百百,女友粉
爱等等,亲妈粉
爱原耽,拒一切魔道相关
喜漫威,爱小虫,荷兰弟
cp铁虫盾冬锤基幻红绿寡

每个酒吞都有茨木

( ・᷄ὢ・᷅ )两位小天使一个都没有ಥ_ಥ想哭

不吃糖会死:

非洲晴明知道自己脸黑,但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脸黑到这种地步,黑到连定律都可以违背。


就像月亮总是绕着地球转一样,茨木童子总是伴随着酒吞童子一起产生。


可是就在刚刚,自己只召唤出了酒吞童子。


是的,只有酒吞童子。非洲晴明把拉着新式神仔细的翻找了半天,就连鬼葫芦的牙缝都没有放过后绝望的看清了现实。


非洲人就是非洲人,非洲人的式神也是非洲式神。


不然自家酒吞怎么会连他的茨木都丢掉呢。




如果说欧洲人的胜利是靠冲天的欧气,那么非洲人的胜利就是靠着永不言败的心。


今天的非洲晴明也是如此充满斗志呢。


“酒吞你别担心!单身狗的日子并不可怕,过几天我就把你的小天使给你召唤出来!”非洲晴明使劲的拍击酒吞的肩膀表达着决心。


阴阳师复杂的心理活动丝毫没有影响到酒吞,酒吞并不明白为什么少个式神会让他这么失态。


茨木童子,一个应该是自己并不在意的手下而已啊。


刚出生的酒吞认真的思考着。




式神变强的必要途径,升星觉醒加御魂。


非洲晴明整理好心情后就带着自家酒吞童子来到了京都城外。


京都城外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妖怪势力,其中以八岐大蛇和麒麟最为强大。两者分别把持着京都阴阳师的御魂和觉醒命脉。


来这求御魂和材料的阴阳师络绎不绝,酒吞看着自家阴阳师扯了个旗子,没喊几声就凑够了一个队伍。


战斗前的准备时间,非洲晴明偷偷摸摸的塞给了酒吞一块白布。“情侣狗辣眼睛伤心,你要是看不下去就把这块布戴脸上。”


酒吞不明所以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队友,发现只有两种式神,酒吞童子和一个有着蓬松白发的大妖。


酒吞的内心十分冷漠,他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
这是个有着三酒吞和两茨木的队伍。




酒吞知道自己很厉害,那个叫茨木的妖怪也很厉害,战斗进展的飞快,但是他并不开心。


刚被召唤只有一天,就要承受作为单身狗的痛苦,满目都是来自情侣的恶意。


酒吞表示世界好冷。


情侣这个词还是非洲晴明指出的,但是他觉得形容的十分贴切。


就像他右手边这一对,这家的茨木刚刚一爪子抓到青蛙瓷器的瓷器上,没造成多少伤害不说还咯到了手,倒吸了一口气,那个可怜的青蛙就被这家酒吞冷静的怼了十几下,死了都没有放过他的尸体。


而左手边这一对,他家的酒吞只是怼了大天狗五六下,就被他家茨木神情激昂的夸得天上难有地下绝无,令人尴尬。而他家酒吞只是傲娇的哼了一声。


这么走心的夸奖,真的好单纯好不做作啊。


被伤害的非洲酒吞火力全开,用背后的酒葫芦把八岐大蛇怼的飞起。


但是没什么卵用,没有茨木注意到他,只有自家阴阳师意味不明的嚎叫。


酒吞感觉世界更冷了。





辛苦的一天战斗结束了,虽然酒吞觉得更辛苦的是自己保受摧残的心。


只能偷偷羡慕别人,还要装作不在意的酒吞到现在还觉得心凉。但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,以防非洲晴明做出更恶心的事情。


非洲晴明已经很恶心了,比如战斗时候对着别人的茨木流口水,非常刻意的在别人家的茨木面前溜着单身酒吞,在单身酒吞战斗结束时候大声的称赞,好像这就可以假装他是个茨木。


不一样的,酒吞知道。


那个白发大妖有着漂亮的妖纹,看起来很好摸的长发,脚上还有会发出好听声音的铃铛,走路起来叮当作响超级可爱。和这个脸黑的看不清五官的阴阳师差太多了。


就连夸人,茨木也能不歇气的吐出十几分钟的赞美,没有重复的,和别人一点也不一样。





“啊,出了两个六号暴击!”


酒吞还没想多久就被非洲晴明兴奋的大吼打断了思路。


“哈哈哈哈哈!咱们要转运了!来这些给你。”笑的癫狂非洲晴明把两个御魂塞到酒吞手里,“还有一个等咱家茨木来了你给他。”


“是我的茨木。”酒吞小声说。


他还会来吗,酒吞想,已经迟到了这么久,茨木看起来不像会抛弃酒吞的妖。


“啊?”非洲晴明光顾兴奋了,没注意酒吞说了啥。


“我要去找我的茨木。”酒吞把御魂塞到怀里,说。


果然,非洲晴明变得更恶心了。他用恶心的怜爱的眼神注视着酒吞,并发出恶心的矫揉造作的声音。“去吧,我家可怜的酒吞。”





酒吞虽然说是要去找茨木,但是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去找。


好像很简单又好像很难。


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的茨木,但是每个茨木都有了酒吞,好像没有像他一样的茨木。


每个酒吞都有他的茨木,而自己是被系统抛弃的意外。


酒吞茫然的在郊外转了几圈,没有落单的茨木。


酒吞去组队空地挤了挤,满目都是妖怪和阴阳师,没有落单的茨木。


酒吞去别的阴阳师的庭院转了转,没有落单的茨木。反而又遭受了伤害。




酒吞回到了自家庭院,在樱花树下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
非洲也挺好的啊,酒吞努力安慰自己,土地好,这个樱花比别家开的繁盛。


但是没有用,酒吞转念一想,别人家就一两枝的樱花树下有茨木和他的酒吞。


想来想去酒吞也想不到怎么办,就把酒葫芦卸下来打算大醉一场。


每个酒吞都是不一样的,他们只是同个妖怪氏族,神酒由酒吞妖力注入,自然也和别的酒吞不一样。


这一葫芦的酒倒没有让酒吞失望,散发着浓烈的酒香。




就在酒吞喝酒的时候,突然传来铃铛的响声。


并没有人告诉过他,但是他好像就是知道。


就像存在于血液传承里的记忆一样,他就是知道,这个声音是他的茨木发出的。


酒吞用力攥着酒葫芦,使劲盯着庭院的一面围墙。


不多时,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出现了。


那个妖干净利落的翻过围墙,走到酒吞身边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
“不愧是吾友,真会找地方,酒香也和别的酒吞不一样,闻起来就知道可以一手一个八岐大蛇,”茨木神采飞扬的夸赞着,“迷路差点找不到你了,幸亏吾友的酒好,让我闻到了。”


酒吞默默的看着自己的茨木,头发比别人家的茂密,妖纹比别人家的漂亮,就连夸人的话语都更加单纯不做作。


“我没有来晚吧。”


“没有。”








非洲晴明的茨木也找到酒吞了,所以酒吞变成欧洲酒吞了。全家的非洲人再次只有晴明一人。
虽然我只有茨木。。。妈的酒吞你在哪!!走丢了喝醉了也该回来了!
但是茨木这小天使肯定自己一人也会很可爱,所以。。就让酒吞承受只有一人的烦恼吧。



评论

热度(225)